媒体剖析公众围观药家鑫案:法律只对自身负责

头条新闻 阅读(1398)

法律体系不仅要相对独立,还要与外界沟通,以确保公众不会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愤怒地观看,也不会被权力内部操纵。为此,我们需要强有力的立法者、陪审团和公开审判制度。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姚佳欣案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话题。许多人密切关注毒品案件,核心观点是“对毒品永生的恐惧”。除了少数人认为医学值得同情或者从毒品案件开始就应该废除死刑之外,网络舆论几乎是片面的:每个人都认为医学应该死亡。教授等极端分子:“这种药有杀人凶手的脸.杀人的方法非常残忍.它应该被切断所有的门,以消除仇恨。”

人们担心药物不会死亡,这反映出他们对试验的独立性缺乏信心。他们希望能以旁观者的方式监督案件,避免权力、资本和其他因素对案件的干扰。关于这个案子的疑点,有各种各样的帖子在网上广泛流传。

另一个略有不同的观点基本上是由法律专业人士提出的。他们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的现行规定,姚佳欣的犯罪事实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交由司法机构独立判决。既然公众认为权力、资本等。不能干预司法,公众愤怒的旁观者能干预司法吗?代表性观点是一位法学教授的文章《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

法学界的一些人认为,公众频繁使用“医学不会死,法律会死”和“所有的门都会被切断”等词语本身就是对司法独立的干涉。这种观点背后隐藏的原因是,法律应该是一个由专业人士独立运作的体系,权力资本和公众“意见”都不应该干预这种运作。法律负责的对象既不是权力也不是公众舆论,而是法律本身,法律本身“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判断”。

另外两个引起广泛公众讨论的案例:一个是庄莉的案例。一名被指控妨碍证人作证的律师的命运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尤其是律师。另一件事是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刺死,他最近几天在网上受到了广泛关注。同样,公众舆论对司法审判发表了直接和明确的意见。

我认为,从法律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些例子都指向同一个问题:法律本身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吗?谁有权决定姚佳欣是否会死,庄莉是否有罪?是各种强大的权力、同情和愤怒的“舆论”,还是法律本身?

这个问题也是一个世纪以来法学研究的核心命题之一。学术界正在争论法律的独立性“回到人类历史,古希腊城邦政治留下的最重要遗产是“民主”。

当“舆论”认为一个人应该死,不管他做什么,他都应该被处死。

到了古罗马时代,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罗马法的最大特点是成文法形式如果没有法律明文规定,任何东西都不能被视为非法,即使它对公众极其有害。

现代化的特点是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社会的合理化。近代以来,法律思想处处呈现合理化趋势。相对于合理化的一般原则,民主和其他方法变得更加重要。

韦伯认为,代表理性的法律从业者将通过不断的理性分析和演绎,形成一个专业的立法和司法体系。这个系统是一种理性的笼子。随着专业化和合理化程度的提高,外来者很难进入系统,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干预法律系统的运行。

韦伯的观点被后世所发展,然后形成了所谓的“法律实证主义”观点。代表是哈特和凯尔森。

kelsen的“纯粹法律”形成于20世纪40年代左右。他认为法律应该是一门纯粹的学科,排除所有的异质性,这不同于政治哲学和社会学。法学可接受的唯一正义是第号法律下的正义“通过忠实地适用法律来维持社会秩序”。

可以看出这种观点

他们认为法律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系统,法律也不是一门自给自足的学科。它是社会文明、道德、政治等因素的标志,它必然与各种社会事实相互作用。当我们审视法律时,我们不仅应该从法律内部对其进行评价,而且应该更多地关注它与外部社会和意识形态条件的联系。要研究法律和司法层面的利弊,我们应该遵循这种外部评价的视角。

哈贝马斯,伟大的哲学家,也在一定程度上持有这种观点。

他的法律哲学著作《在事实与规范之间》,最初用德语叫做“真实性和有效性”。

两个名字似乎都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但是法语版本的名字是法律和民主。

在这里的民主中,哈贝马斯并不意味着投票民主,而是协商民主的形式。

他认为只有基于参与者通过平等协商和相互理解的同意的法律才是现代社会中具有有效价值的法律。

在他看来,这种协商民主的标准不仅适用于立法阶段,而且在司法阶段也是不可或缺的。法律在任何阶段都需要民主监督。

在法律和外部沟通之间建立“连接点”。

以上是对法律的两种不同观点,这两种观点都有合理的方面和局限性。

我发现即使在立法阶段,最重要的环节通常被认为是法律与民主的联系,,法律的形成主要在于立法起草者的专业判断。但与此同时,职业能力不仅包括对法律原则本身的熟悉,还包括接受、衡量和判断影响信息各个方面的能力。

也就是说,立法者本身在某种程度上是法律体系与其他社会事实和观念之间的桥梁。这是对立法者的一个非常高的要求,因此来自大陆法系国家的议员和来自英美法系国家的法官在现代社会中发挥的作用尤为重要。

就个人而言,我更喜欢在承认法律体系相对独立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建立一些合理的“连接点”,以便法律能够与外部社会事实和思想交流。

至于什么样的“连接点”才是合适的,我认为,除了刚才提到的一个强有力的立法者之外,一些精心设计和有效的机制也是必不可少的。

这种机制至少不允许公众在缺乏透明信息的情况下愤怒地观看,也不允许权力持有人通过内部手段毫无顾忌地操纵法律。这种机制并不完善,但在现实中可以有效运行。例如,美国司法中的陪审团制度;例如,一些欧洲国家立法实践中的民主审议制度;如公开审判制度等。

我国也有各种制度安排来“连接”公众舆论和司法。在立法阶段应该尽可能不反对民主。关键是司法环节。涉及到多少公众意见以及如何参与这场争论是极具争议的。不过,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把握一个界限,即尊重司法独立,但也要确保资讯公开透明,不受权力和金钱操纵,让市民对司法有信心。法官不能因为公众的愤怒而违反法律,屈从于公众的意见。人们也应该尊重法官,不要走上街头干预个别案件。

公众关注姚佳欣的案件,主要是因为他们担心案件背后可能有权力和金钱的干涉,法官不能依法审理此案。至于法官,他们必须排除一切干扰,包括那些看独立判决的人。然而,就整个司法系统而言,他们必须理解公众对司法公正缺乏信心的焦虑,对舆论的改善作出反应,建立信任,并实现司法和舆论之间的有效互动。(约翰杨的法学博士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