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促法》送审稿提交后,威创李亦争对幼教行业发展有这三点思考

头条新闻 阅读(1450)

[编者按]8月18日,伟创集团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义正在第17期“幼儿园产业升级势在必行”活动新闻上就如何挖掘“未来潜力”发表讲话。《民促法》草案提交审议后,他就对整个学前教育行业的影响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篇文章发表在王敏的《多智王》上。它已被数亿欧洲国家编辑,供行业参考。

以下是李仪征的份额,由杜克尼(DokNet)编辑整理:

《民促法》手稿提交审阅后,学前教育行业将发生巨大变化。因此,今天我主要分享我对学前教育产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学前教育产业需要规模吗?

第二,公共和私人之间的主要界限在哪里?

第三,强政策下教育产业的发展方向

这三个方面也密切相关

规模集中有利于学前教育产业的健康发展。

当资本进入一个行业时,它必须追求规模,而当私人资本进入一个行业时,它必须寻求扩张,这是资本的本质 我们应该从本质上来探讨这个问题,从包括私立幼儿园产业在内的私立教育产业是对国家有益还是对家长和孩子有益的角度,从是否对产业有益的角度,从学前教育产业是否需要扩大规模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2015年,伟创收购虹影教育,进入学前教育行业。在行业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学前教育行业的发展在过去十年中没有太大变化。 目前学前教育产业的排名与十年前相同,这表明整个学前教育产业发展缓慢,特别是在基础理论体系的研究和发展方面。

目前,中国幼儿园环创大多向日本学习,科技大多向芬兰等北欧国家学习,个性化教育大多向美国学习,而中国相对缺乏原创教育理论体系的研发 然而,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规模,就很难支持技术研发或潜在的理论创新。 对于一家拥有约20所幼儿园的公司来说,其总部每年的维护成本为数千万英镑,而维持所谓的总部成本需要1.2亿英镑的投资。

在过去两年里,学前教育行业发生了许多虐待儿童的案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没有稳定的教学团队。 大多数学前教育从业人员都很年轻,流失率很高,约为30%-40% 此外,学前教育产业是一个服务业。幼儿园70%的时间花在照顾孩子上,而不是教育上。 这是整个行业的痛点。

上海有一所非常高端的幼儿园,每年可以收取16万到7万英镑的学费和3000万英镑的利润。它是上海最赚钱的幼儿园之一,但它不使用任何技术。 他们的成功反映出学前教育行业是一个非标准行业,没有标准。 在这种情况下,父母的看法也不同。一些人认为教育大于保护,而另一些人认为保护大于教育。

面对行业的痛点,针对家长的不同需求,我们应该制定一套完整理论体系的整体解决方案,这是解决学前教育行业问题的核心。 中国学前教育产业仍然是一个相对分散的产业。在这种情况下,鼓励适度规模集中,形成能够提供深度整体解决方案的群体,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中国学前教育行业中公司最多的可能是一两百所幼儿园。目前,这个行业不是一个大企业。许多分散的私立幼儿园各方面都很薄弱,需要各方面的帮助。 仅仅从一个方面帮助他们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

不同的声音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公司规模扩大后,政府是否会发现很难对其进行监管。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一些大企业很难监管。事实并非如此 监管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更好?这是对大型企业的良好监管。大型企业违反法规的成本太高,根本无法触及法律或法规。 一个有100所幼儿园或100所小型幼儿园的企业是容易监管的,哪个是较高的社会监管成本是显而易见的

从行业的不同痛点来看,学前教育行业需要一定的规模,因为行业过于分散,管理机构的实力相对薄弱。 规模有利于整个学前教育产业的健康发展。私人资本的适当进入,促使学前教育产业形成一定规模的集中,不仅有利于政府对学前教育产业的监管,也有利于学前教育产业的健康发展。

公共和私人的界限在哪里?当

《民促法实施条例》提交审核时,香港股票教育行业受到了很大影响。 这件事对私立教育行业有很大影响。 对一个行业来说,上市是最终的出路,其次是并购 如果私人资本的最终退出方式受到限制,私人资本就不会进入该行业,这将对该行业的发展产生很大影响。

《民办教育促进法》的核心背景是培养中国民办教育的国际竞争力,争取与国际教育的话语权。中国有700多所国际学校,有17万名学生在国际学校注册。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约为15万至16万英镑。那些能上国际学校的人都来自富裕阶层。 中国的富人和精英选择了国际教育和更高质量的教育。 因此,我们需要发展民办教育,参与国际竞争,具有国际竞争力。 《民促法》的核心在于“推广”,即促进民办教育的发展。

对此,我认为《民促法》的根本精神在于解决民办教育在底层的法律地位问题。 教育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仅学前教育就有1万亿的规模,文化传媒产业中的电影、电视剧和游戏只有3000亿到4000亿的规模。 在庞大的教育市场上,香港大约有10家上市公司,美国有7、8家,a股更少。教育行业的证券化率很低。

公司股东权益一般包括四个层面:治理、投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 事实上,非营利组织无法获得公司的全部股权。 “明晰产权,分类管理”,我认为这是《民促法》的精髓

产权明晰是为了明确界定非营利组织过去不明确的产权。我认为这是国家的根本要求,也是为了清除底层障碍,开辟资本进入的渠道。 这样,从长远来看,整个行业都可以扩大规模和发展。

分类管理是对营利性组织和非营利性组织进行分类 《民促法》也引入了相应的非营利盈利明确的规则和措施

此外,我认为《民促法实施条例》草案对营利性幼儿园缺乏明确的录取规则。 如果有这样的规则,私人投资者可以清楚明白,如果他们想把幼稚园变成牟利机构,只要符合条件,便可以改变,这样私人投资者便不会混淆。

让市场扮演市场的角色,政府扮演政府的角色,让整个行业都处于健康的运作状态

从政府管理的角度来看,如何管理教育等公用事业属性产品,从政府和国家的角度来看,确实不可能是一个完整的市场。 教育本质上是消费品和公用事业产品。 如何管理教育中的思想成分并不十分困难 教育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形成自己的教育理念并在日常教育活动中贯彻也是一个长期的问题。 幼稚园的教育理念和课本可提交教育统筹委员会审核。 行业监管和行业市场化可以独立开放。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此外,还必须充分认识到教育作为消费的特点。 高端幼儿园可以规划在高消费水平的地方,包容性幼儿园可以规划在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地方。然而,没有必要一刀切。不同的父母需要不同的教育。在政府产业规划的指导下,让市场扮演一只看不见的手的角色,相互结合是合理的。

我也是一名私立教育从业者。我觉得过去当我们国家没有权力投资私立教育时,我接触的大多数私立教育投资者都非常情绪化。他们在这个行业投资了自己的钱,他们投资了很多年,接受了10多年的教育。我联系的几乎所有学前教育公司的老板都是有10年或20年以上经验的人。

私立教育帮助中国教育解决了大部分问题。它有其历史贡献,但仍有必要合理引导产业发展。包容性教育是包容性的,但与此同时,它也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包容性和高端性、私人和公共性、盈利性和非营利性。这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双方必须同时抓住。在紧紧抓住全纳教育的同时,应给予民办营利性或民办高端幼儿园发展的机会,使其进入良性发展状态,民营产业才有未来。

政策正处于变革时期。私立教育的法律地位最终会得到解决。 政策波动期也是投资者寻找机会的时候。在这个阶段,风险和机遇并存。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