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这一天相对平静 他们在等待什么?|选举

头条新闻 阅读(1047)

原标题:香港叛军今天相对平静。他们还在等什么?

但香港叛军挑起的许多骚乱、混乱甚至流血事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针对这次选举的。 香港的叛乱分子使用极端手段干涉绑架区议会选举,以便在混乱中寻求政治目标。

由于这个背景,今年的区议会选举更不寻常。 坦率地说,形势很严峻。

香港区议会不是一个政治权力机构,而是一个咨询组织,没有法定机构,没有独立的财政权力,为社会服务。

区议员虽然“立法局”和“议员”都是“议员”,但听起来颇为陌生,但他们实际上与街头导演相似,可能不如他们好

区议员的职能相当有限。

他们没有真正的权力来管理这个地区的工作。他们最多能做的就是就公共设施、社区活动等向政府提出建议。或者政府已经拨款。他们想知道如何善用这笔钱,做好社区活动,为社区公众服务,等等。

但是今年只有这么多街头导演被抢了脑袋。

黎智英,这个一贯鼓吹暴力的“香港混乱的领袖”,为了选举毫不犹豫地与“勇敢派”争得一席之地,他说“最理想的抵抗方式是在这次区议会选举中赢得大部分席位,并利用议会和街头抗议来对抗政府”

是他鼓励他做事。现在,他也是想获得选票,并急于“清理”自己的人。 他的焦虑不应归咎于他,但今年许多泛民主党将竞选公职。

今年的区议会选举在竞争前非常激烈空

区议会选举有479个席位。除了新界乡事组织成员同时拥有的27个席位外,他们被称为“当然成员”。余下的452个议席由香港18个区的452个选区选出,每个选区选出一名区议员。

首先,1090名候选人争夺452个席位,这是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首次没有人自动当选。登记的候选人和选民人数也是前几年最高的。

在上一届(2015年)区议会中,有68名候选人自动当选,也就是说,一个选区只有一名候选人,因此候选人将自动成为区议会议员而无需投票。

今年的选举只是一场竞赛 所有452个选区都有民主党和建造师之间的竞争,另外8个选区也发生了5人的混战。

在名候选人中,至少有190人是在今年6月立法修正案爆发后才宣布参选的。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是不在当地工作的“普通人”。

根据候选人填写的“政治关系”栏,候选人分为四类:

第三,今年区议会选举有413多万合格选民投票,其中39万为新登记选民,增幅最大的是18-20岁的选民,增幅约为人。

香港今年的区议会选举备受关注,因为这是自香港修订争议以来的首次选举。它已成为观察香港社会的风向标。

我们可以借此机会观察香港人的真正心态:暴动者走极端,如果泛民主党仍能在区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便表示即使香港发生这种不好的事情,普罗大众仍会支持泛民主党。如果当权派获胜,说明香港人厌恶极端暴力。

这次选举也可以被视为明年立法会选举的预演。 现代民主政治都倡导基层路线。如果区域工作有亮点的话,就意味着将来可能会在立法会落后。

此外,立法会的6席及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117席是预留给区议员的。

有句话说,反对派正在夺取选举职位,争取在区议会、立法会甚至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有更大的发言权,甚至彻底改变香港的政治结构。

现在还没有必要担心它

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有1,200名委员,其中300名来自工商界和金融界,300名来自专业界,300名来自劳工、社会服务、宗教和其他界别,其余300名为立法会议员、区域组织代表、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和香港全国政协代表。

有了这样一份名单,每个人都会明白,反对派能够撼动的席位数量仍在计算之中。

这么多空健康的候选人和这么多新登记的年轻选民,很容易认为他们会“惠及泛民主党人” 只有区议会选举才使民生成为最大的政治问题。许多社区更加重视区议会成员过去的关心和关注。

当“邻里投票”遇到“反修正案”时,谁占上风将对今年的选举产生重要影响。

然而,区议员为区内的普通人服务,这是一个明显的事实。

如果你不谈论民生,只谈论政治。

使政治问题成为整个区议会的议题,而这个平台只有“五个要求”。它严重轻视民生,忽视地区的具体事务和选民的切身利益.在前三次区议会选举中人民的失败是一个教训。

从过去学习,知道今天

2003年,受条立法的影响,香港爆发了“七一游行” 在同年年底的区议会选举中,泛中国人民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当时,泛中国派了226人竞选公职,赢得了151个席位,选举率接近67%。民主党竞选120个席位,95个当选,选举率为79% 相比之下,当权派领导人民建联派出了206名候选人,其中只有62人当选,选举率只有30%

自那以后,潘岷在2007年、2011年和2015年相继输掉了地区选举。 相反,当权派恢复了威望,在2015年地区选举中赢得了299个席位,约占总席位的70%。

泛民主党获胜后得到的一个重要教训是,他们只关注政治。他们将政治斗争转移到区议会,但却失去了区议员对区内民生应有的关注。

可以看出,社会政治气氛可能会促使选民暂时投票,但想通过喊“五个要求”蒙混过关的区议员候选人也不远了。

这是肖德健的选举信息,他自称是青年服务的副研究员。

不清楚今年的修订风暴会否对当年的区议会选举产生与16年前的7月1日相同的影响。

但是,那些想利用“民怨”和“谎言取胜”来修改法律的人不会为社会服务,只会寻求政治资本。这些人只会辜负选民的信任。

本文图片来自互联网

点击进入专题:

关注香港局势

责任编辑: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