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任重道远

头条新闻 阅读(1394)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社会化服务报告》宣布

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任重道远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趋势研究所新农业经营实体研究组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社会化服务报告》显示,我国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仍然较低,不能完全满足各种农业生产实体对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需求。 今后,要加快建立以公共服务组织、合作经济组织、龙头企业为骨干、其他社会力量为补充的新型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供给体系,推进公益性服务和经营性服务相结合,协调发展特色服务和综合服务,提高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自2004年以来,十个“一号文件”相继出台,要求“建立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联系。 这表明,实现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联系的主要途径是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这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中国农业政策的目标。

目前,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以公共服务机构为主导,市场主体多元化、社会化的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正在不断完善。各农业社会化服务主体在农业生产前、生产中、生产后的服务中与农民管理有机结合,创新和发展了多种有效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模式。

低有效供给能力

社会化农业服务可以归纳为四种类型:生产、金融、信息和销售 其中,农业生产服务可分为三个阶段:交付前、交付中和交付后 产前,包括农业生产资料购买服务、种子引进和推广服务;在生产上,它包括集中育苗和育苗服务,机械服务如机械收获机播种模式,统一肥料分配和施用服务,灌溉和排水服务,防疫和控制服务。产后服务,包括农产品加工服务、农产品运输和仓储服务、产品质量检测和检验服务 总体而言,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普及率较低,发展水平仍然较低。

根据2018年新农业经营者的调查数据,绝大多数普通农民不知道农业生产中各种社会服务的内容。农民对各种具体服务的理解比例仅为2.74%至9.73%,而家庭农场和大型专业家庭的比例相对较高,从12.55%至45.87%不等 各类生产实体接受或购买农业生产社会服务的比例也相对较低。普通农民接受或购买各种农业生产社会服务的比例在0.87%至6.68%之间,家庭农场的比例在4.66%至23.03%之间,主要专业人员的比例在4.38%至35.20%之间

调查还发现,在了解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基础上,各类生产单位接受或购买相关服务的比例相对较高,达到50%-70% 事实上,大多数农业生产者,包括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家庭和普通农民,对农业生产技术社会化服务有着巨大的需求。35.16%的普通农民、50.13%的家庭农场和44.81%的大型专业家庭认为他们在农业生产技术方面有困难。 这表明今后可以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生产主体了解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更好地满足各主体对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需求,促进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发展。

从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提供者的角度来看,政府和公共服务组织在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提供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供给体系中,包括政府或公共服务组织、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其他家庭农场或大型专业家庭或普通农民,政府或公共服务组织的比例达到53.97%,远远高于其他供给对象。

不同类型的供应商提供的社会化农业生产服务类型存在差异 政府或公共服务机构主要提供农业技术推广和培训服务(20.42%)、防疫和控制统治服务(19.12%)、改良品种引进和推广服务(11.21%)和质量检验服务(10.11%) 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的各类社会化农业生产服务相对均衡,主要集中在10%左右 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主要提供改良种子引进和推广服务(17.39%)、统一施肥和配送服务(15.81%)和农业生产资料采购服务(14.23%) 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家庭或普通农民主要提供机械化服务,如机械收获机(22.15%)、集中育苗和育苗服务(11.39%)、购买农业生产资料(11.26%)、引进和推广良种(11.26%) 这表明政府或公共服务组织主要提供专业技能强、与产品质量和安全密切相关的社会化农业生产服务,体现了政府或公共组织专业化和公益性的主要特征。 但是,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其他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农户和普通农民主要提供一些与实际生产相关的社会化农业生产服务,体现了经验和经营的主要特征。

总体而言,目前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仍然较低,不能完全适应各种农业生产主体对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需求。 今后,要加快建立以公共服务组织、合作经济组织、龙头企业为骨干、其他社会力量为补充的新型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供给体系,推进公益性服务和经营性服务相结合,协调发展特色服务和综合服务,提高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

需要改善正式的财政支持。

该报告显示,不同类型的新农业经营者获得的金融服务存在显着差异。

与家庭农场和大型专业家庭相比,龙头企业和合作社规模更大,实力更强。因此,无论从贷款渠道数量还是贷款金额来看,他们的实际贷款能力都强于家庭农场和大型专业家庭。 其中,龙头企业贷款能力最强,贷款期限较长。 调查数据显示,近3年来,龙头企业通过正规金融机构或其他渠道的平均最高贷款额为598.01万元,平均最高贷款期限为2.39年。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正规金融机构或其他渠道的平均最高贷款额为元,平均最高贷款期限为1.70年。

在借贷渠道和结构上,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主要依靠人力贷款和商业银行贷款。 在有贷款需求的企业中,亲友成为企业最大的贷款来源,商业银行排名第二。 在家庭农场和大型专业家庭的贷款结构中,私人贷款显然占主导地位,而银行和信贷合作社的贷款是次要的。 具体而言,2016年和2017年,家庭农场的私人贷款平均占34.65%和34.69%,而大型专业家庭的私人贷款平均占41.42%和40.02%

一般来说,虽然新农业经营者有多样化的贷款渠道来满足其融资需求,但非正规私人贷款或人力贷款占很大比例,正规金融机构对新农业经营者的金融支持有待提高。

信息服务的供应与需求不符。

调查数据显示,新的农业经营者获得信息服务、保险服务和销售服务的机会相对有限

调查发现,在信息服务方面,相当多的新农业经营者根本没有获得任何类型的信息 与其他三类新型农业经营者相比,未收到任何信息的龙头企业比例最低,但也达到22.40%

据统计,新农业经营者获得的前三种类型和数量的信息是:农业技术推广、流行病以及生产和管理 从信息源来看,前三大信息源是:县级以上政府部门信息服务机构、市场和乡镇信息站 总体而言,新农业经营者获取信息高度依赖政府部门,市场空缺严重。 这表明,中国目前对新型农业经营者的信息供给模式是由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导模式。这种模式的信息供给可能与新农业经营者的信息需求脱节,导致信息无效。

就购买农业保险的比例而言,三种类型的商业实体,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家庭和普通农民,大多数没有购买农业保险,家庭农场的比例最高,普通农民的比例最低。 2017年,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和普通农民购买农业保险的比例分别为28.36%、22.26%和10.64%,而龙头企业购买农业保险的比例略高,为30.68%

一般来说,这四种类型的商业实体都不太愿意购买农业保险。 对龙头企业购买农业保险需求的分析表明,农业保险供给存在诸多问题,如保险产品供给不足、专业组织缺乏、保险条款宣传不足等。

销售服务的需求方主要包括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家庭和普通农民 根据调查数据,三类主体来自集体和合作寄售的收入不到总收入的7%,对寄售服务的依赖程度相对较低。就接受或购买营销服务的程度而言,家庭农场、大型专业家庭和普通农民接受或购买营销服务的比例分别为9.39%、7.65%和1%,表明营销服务的供应也不普遍。

就营销和销售服务的提供者而言,政府、合作经济组织和其他公益服务占很大比例。然而,作为社会服务“骨干”的龙头企业所提供的商业服务,已经不能满足各种提供者的需求。有所改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