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喜欢理光头的父亲……

头条新闻 阅读(1517)

国家纪事报:喜欢Ranako的父亲.

2019

文字:陈畅(走出村子的人)

自60岁起,我父亲一直喜欢光头。

也许父亲是这样想的:第一次之后,至少要花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下一次。一个月至少一次,可以节省至少一次理发或更少的麻烦。

照顾光头的父亲怕头皮变冷,经常戴一顶蓝色的帽子。由于光头,帽子看起来有点大,并且帽子太旧而不能掉下来,这非常不方便。父亲想到了一种戴报纸的方法。用报纸上的话来说,父亲实际上是个大人物,不认识。

父亲每天晚上睡觉前,总是把帽子戴在桌子上或挂在墙上,从不放手,就好像帽子是他的重要宝贝。敝帽子自珍,不仅是为了帽子,还为了一切在房子里。

一年,我不知道谁为父亲买了新帽子。也许是兄弟,也许是姐妹,但我不记得了。这顶新帽子在墙上挂了几天,但父亲仍然戴着一顶几乎发白的旧帽子。在父亲看来,只有孩子才能结婚,结婚和庆祝新年。通常穿着,总是给人以炫耀或炫耀的感觉。再说一次,每天在田野上都很忙,戴着新帽子上班,仍然不开玩笑。

新帽子就这样挂了。直到灰烬堆积起来,姐姐才被洗净了水,颜色还不是那么亮,父亲则戴上了。这样,父亲对自己感觉很好。

当父亲进入该国时,按照他家的规定,父亲得到了照顾。父亲节已经存在了一生了,让父亲戴上他的一顶旧帽子去世上并不是很亲密。孝顺的孝顺儿子虽然只有11或2岁,但还是让他以父亲的名义为他买了新帽子。我不知道戴着新帽子的父亲的感受,也许是一种克制或无助的感觉。

父亲去后,以前戴的帽子挂在墙上。每次看到它,我都会不禁想起我的父亲。因此,我写了一首小诗叫《父亲的蓝帽子》。其中有些像这样:岁/帽子被淡化成简单/父亲生活的色彩.

这首诗首先在报纸上发表,然后被我的一位同事复制到笔记本上。十多年后,我不知道笔记本是否还在那里?他还记得我写的那首小诗吗?

文字:陈畅(走出村子的人)

自60岁起,我父亲一直喜欢光头。

也许父亲是这样想的:第一次之后,至少要花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下一次。一个月至少一次,可以节省至少一次理发或更少的麻烦。

照顾光头的父亲怕头皮变冷,经常戴一顶蓝色的帽子。由于光头,帽子看起来有点大,并且帽子太旧而不能掉下来,这非常不方便。父亲想到了一种戴报纸的方法。用报纸上的话来说,父亲实际上是个大人物,不认识。

父亲每天晚上睡觉前,总是把帽子戴在桌子上或挂在墙上,从不放手,就好像帽子是他的重要宝贝。敝帽子自珍,不仅是为了帽子,还为了一切在房子里。

一年,我不知道谁为父亲买了新帽子。也许是兄弟,也许是姐妹,但我不记得了。这顶新帽子在墙上挂了几天,但父亲仍然戴着一顶几乎发白的旧帽子。在父亲看来,只有孩子才能结婚,结婚和庆祝新年。通常穿着,总是给人以炫耀或炫耀的感觉。再说一次,每天在田野上都很忙,戴着新帽子上班,仍然不开玩笑。

新帽子就这样挂了。直到灰烬堆积起来,姐姐才被洗净了水,颜色还不是那么亮,父亲则戴上了。这样,父亲对自己感觉很好。

当父亲进入该国时,按照他家的规定,父亲得到了照顾。父亲节已经存在了一生了,让父亲戴上他的一顶旧帽子去世上并不是很亲密。孝顺的孝顺儿子虽然只有11或2岁,但还是让他以父亲的名义为他的父亲买了新帽子。我不知道戴着新帽子的父亲的感受,也许是一种克制或无助的感觉。

父亲去后,以前戴的帽子挂在墙上。每次看到它,我都会不禁想起我的父亲。因此,我写了一首小诗叫《父亲的蓝帽子》。其中有些像这样:岁/帽子被淡化成简单/父亲生活的色彩.

这首诗首先在报纸上发表,然后被我的一位同事复制到笔记本上。十多年后,我不知道笔记本是否还在那里?他还记得我写的那首小诗吗?

我校召开第四届教职工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