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只卖两天发货要等半年什么样的生意这么“任性”

头条新闻 阅读(635)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大青衣品牌创始人杨霁钰表示,现在的汉服制作成本很高,还不具备规模化发展的能力。汉服仅一件样衣就要4000元,普通衣服打样也就几百元。汉服由于成本高,一般的厂家是不敢囤货的,而且汉服跟时装不同,并没有什么流行趋势,完全是靠炒作出来的。假如厂家囤货,一旦炒作不起来,囤下来的布料如果没有很厉害的设计师帮其二次创作,就会造成严重损失。

线上“预售+抢购”模式是高端汉服品牌的主要玩法

在汉服行业,预售加线上限量、限时抢购的销售模式日渐兴起。

以汉服圈比较有代表性的“清辉阁”为例,其淘宝店每年仅上新两次,春季一次,秋冬季一次。在此期间每个淘宝ID只允许购买一套,不同色的话,可以每个颜色各买一套。通常售卖时间仅持续24小时,不过最快也要等半年才能拿到衣服。数据显示,每次上新他家的销售额在400万~600万元之间。汉服圈流传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家店:“上架不出手,下架求成狗”。

中原汉服社团负责人李杰介绍道,这样的销售模式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黄牛大面积囤货炒作价格,另一方面原因在于,汉服的制作工期长达半年到一年,基本上都是家庭式作坊发展而来的店家,若不限时无法保证持续供货。

在汉服的产业化发展方面,李杰认为目前汉服产业处于瓶颈阶段,暂时不会再有更大的突破,“真正喜欢传统文化的这拨人,不管产业化如何发展仍会存在。跟风的那部分人,会随着发展逐渐失去兴趣。”

李杰表示,汉服其实就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希望它可以作为一个载体,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它传承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

这样的汉服私营工作室,近年来在郑州逐渐兴起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时硕/摄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马千惠

“汉服哪里是突然流行起来的,明明是当年那群披着被单转圈圈的小女孩长大了。”郑州的汉服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近年来随着各类古装影视剧的热播,汉服这一“小众爱好”在抖音、快手、B站的推波助澜下,产业急速膨胀迎来高潮。那么汉服究竟拥有怎样的市场?

一把配饰扇要两万元,玩汉服花掉了她所有零花钱

“一入汉服深似海,从此钱包是路人。”汉服爱好者桃子(化名)向河南商报记者感慨道,刚毕业不久的她几乎把所有的零花钱都贡献给了汉服。

“我们汉服圈经常组织活动,有时一件汉服穿两次,拍拍照就想换新的。起初是放在二手市场卖,用置换的钱来购买新款,时间久了圈子大了,就想做汉服租赁试试。”桃子说道。

桃子说,“汉服的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以前为了省钱我都是穿几百元的,但是现在做生意了嘛,就想试试高端汉服。穿过几千元的汉服以后就知道一两百元的有多山寨了。”

同时桃子表示,汉服搭配的珠宝首饰融合了传统錾刻、花丝、现代珠宝镶嵌技艺、烫花以及细工造花工艺,很受追捧。

桃子拿出店里自己最爱的缂丝扇子说道,“这把缂丝扇在两万元左右,俗话说一寸缂丝一寸金。缂丝扇上面图案的材质是竹子,将竹子制作的和丝线一样细,最后再手工制作一点点编。”随后桃子展示了汉婚新娘的发饰,造型庄重别致,银镀金的材质市面价格也要两万元左右。

一件样衣就要四千元,高昂成本下汉服产业难成规模

天猫发布的 《2018汉服消费人群报告》 数据显示,2018年购买汉服的人数同比增长92%。尽管汉服近年来受到了年轻人的热捧,但2018年度汉服销售额在全年服饰总营业额中仅占比1%。

据初步估算,目前全国汉服消费人群已超过200万,产业总规模约为10.9亿元。2017年全球汉服文化社团有1300多家,到了2019年有2000多家,两年时间增加了46%。

大青衣品牌创始人杨霁钰表示,现在的汉服制作成本很高,还不具备规模化发展的能力。汉服仅一件样衣就要4000元,普通衣服打样也就几百元。汉服由于成本高,一般的厂家是不敢囤货的,而且汉服跟时装不同,并没有什么流行趋势,完全是靠炒作出来的。假如厂家囤货,一旦炒作不起来,囤下来的布料如果没有很厉害的设计师帮其二次创作,就会造成严重损失。

线上“预售+抢购”模式是高端汉服品牌的主要玩法

在汉服行业,预售加线上限量、限时抢购的销售模式日渐兴起。

以汉服圈比较有代表性的“清辉阁”为例,其淘宝店每年仅上新两次,春季一次,秋冬季一次。在此期间每个淘宝ID只允许购买一套,不同色的话,可以每个颜色各买一套。通常售卖时间仅持续24小时,不过最快也要等半年才能拿到衣服。数据显示,每次上新他家的销售额在400万~600万元之间。汉服圈流传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家店:“上架不出手,下架求成狗”。

中原汉服社团负责人李杰介绍道,这样的销售模式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黄牛大面积囤货炒作价格,另一方面原因在于,汉服的制作工期长达半年到一年,基本上都是家庭式作坊发展而来的店家,若不限时无法保证持续供货。

在汉服的产业化发展方面,李杰认为目前汉服产业处于瓶颈阶段,暂时不会再有更大的突破,“真正喜欢传统文化的这拨人,不管产业化如何发展仍会存在。跟风的那部分人,会随着发展逐渐失去兴趣。”

李杰表示,汉服其实就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希望它可以作为一个载体,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它传承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

常德小型建筑螺旋自动上料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