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蝴蝶”放出来了,效应会怎样继续?

社会新闻 阅读(1756)
?

执笔/李小飞刀&刮胡刀

23日上午9点左右,在西贡壁屋监狱,“修例”事件的“祸首”,因“洗黑钱罪”被判入狱29个月的香港居民陈同佳刑满出狱。

同一天, 《逃犯条例》 修订草案被正式撤回。

如果修例成行,这一天本应该是陈同佳赴台湾接受调查、潘晓颖冤情昭雪有望的日子。

面对数百名媒体记者,刚出狱的陈同佳没有戴口罩,也没有遮脸,他先向死者的家人道歉,并作90度鞠躬,接着感谢了自己的父母一直不离不弃,最后陈同佳表示,“对于社会,对于香港人,我只能说对不起,希望各位原谅,希望各位可以给机会我重新做人,给机会我回报社会”。

有新浪微博网友在新闻报道下面留了一条“神评论”:“蝴蝶”放出来了,效应还会继续吗?

烫手的蝴蝶

去年2月,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同为香港籍女友潘晓颖后逃回香港。因台港两地没有“引渡协议”,香港方面无法就陈涉嫌在台湾杀人一事进行检控,仅能就其在香港所涉的“洗黑钱”相关罪名判刑。

因涉嫌在逃回香港后使用潘晓颖的银行卡取钱,并取走其相机和手机,今年4月29日,香港高等法院判处陈同佳监禁29个月。

此案促使香港政府提出了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随后引发了香港“反向交付”示威四个多月的示威。香港已经从“东方之珠”变成了“悲剧世界”。

由于陈彤佳担心自己会成为“香港的公敌”,因此在他被释放前曾致信香港政府。他说,他出狱后愿意到台湾投降。香港政府还表示,他将协助他去台湾投降。

没想到,从一开始,一直呼吁“司法独立”并要求香港将陈带回台湾进行审判的蔡英文政府就不愿意接受这个烫手山芋。 台湾以“影响台湾“司法主权”为由拒绝进入陈同嘉。

这种态度的逆转引发了台湾的动荡和人们的怀疑。马英九批评蔡氏政府大肆宣扬主权,却放弃了管辖权。许多台湾人还认为,蔡政权是出于政治考虑而非司法考虑而拒绝陈同嘉来台湾。

22日,在台湾舆论的压力下,台湾事务委员会负责人表示可以接受陈来泰,但我们必须派台湾人护送陈同家到台湾接受审判并接受相关证据。

该负责人还表示,他曾希望香港政府对此案给予优先考虑,但由于香港不会这样做,因此台湾会这样做。

香港政府于23日上午发布了草案,拒绝了台湾的不合理要求。由于陈钝佳的直率,他从香港被释放后便是一个自由人。特区政府无权对他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台湾在香港没有执法权,台湾不能要求人民派人到香港逮捕人民。

港方提供的援助是根据陈同佳的要求,而且前提还必须是台湾尊重港方的法律和制度。

陆军立即发表了类似最后通statement的声明,“出售”香港政府应“故意拖延时间”,而不要将嫌疑人移交给台湾。 “它甚至公开提倡嫌疑人自己来台湾。“完全忽略同一航班上的乘客的安全。”“所有邪恶的后果都应由香港政府承担。”这段文字很不恰当。将军的鼻子放学后让他小心点。

民进党当局似乎一意孤行将陈同佳踢到球上。

一个刑事案件,每个家庭都有计划,直到今天,事情已经发展起来,泛人民,暴民,民进党,一个无法运行,是这个香港女孩的债权人。

腐烂的算盘

这场比赛中最无耻的事情是民进党当局及其附属的一些力量。

在MAC提出香港“跨境执法”建议后,台湾《苹果日报》的评论摇头丸并大声疾呼。

如果民进党当局仍然想掩盖“人权”和“正义”,那么本文将没有这种耐心。可以说,摆脱民进党的重大真理是一种荣幸。

文章直言不讳地说,在这场博弈中,民进党当局最关心的不是如何确保法律和正义得到体现,而是着眼于所谓的“主权问题”和“解决人民群众的攻击和舆论压力”。台湾大选之前的对手。” “

去年,台湾士林土地检查局向陈同嘉发出了逮捕令。然而,经过修正案的猛烈袭击后,蔡英文开始利用修正案在岛上营造一种恐惧气氛,并为明年的大选加分。我暗中干预了香港。

作为一名法律医生,她不知道如何写“ Fa”一词。这次,陈同嘉自愿投降。她是不希望陈来台湾的人。

从好的方面讲,这等同于间接承认“规则”;在黑暗中,她希望香港会继续保持混乱,最好是在明年1月,这样香港街头的大火将对她有所帮助。

正如《苹果日报》(Apple Daily)所述,台湾的“法律部门”无意让陈同佳去台湾受审。在“去香港保驾护航”这一技术问题上,他只是给香港政府一个难题,以表达他的不愿。陈同嘉对台湾投降的责任。

无论外界如何扭曲蔡英文当局的面容,这篇文章仍然很美。蔡英文曾向香港政府踢球,封锁了舆论,并保持“主权”确实是“充满智慧”。

因此,最后要停止的是台湾民进党当局。

在此游戏中,最熟练的人是泛人。

11月24日,香港将举行区议会选举。这原本是基层选举,只关注社区的民生。但是,由于区议会的100名成员将成为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全民投票和极端反对派的成员,因此,有一篇文章将选举政治化,该选举过去只关注社区福利来支持不支持“反改革”的车站选举。

为了在下个月的选举中获得有利位置,他们将充分利用陈同佳。进入其中,您可以跟随蔡英文的尖叫,而诱捕系统和特区政府则是被动的。撤退时,您不能发出声音,不能观察局势的发展,也不要以“正义”为幌子。

目前,包括黄志峰在内的许多极端分子已经报名参加区议会成员。他们的目标是煽动区议会选举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

在此游戏中,最无辜的是“废物绿色”暴民。

在暴徒聚集的联登社区中,一开始,陈同嘉首先被视为英雄,他被组织起来在监狱门口接他。

陈从监狱获释后,关浩明与高端国王公园有联系,有些人非常生气,以至于他们陷入了“奢侈”之中。

下午,没有人想到过陈同嘉,而是谈论如何在党员的宣传中摧毁商店,并给区议会选举增添混乱。

一位香港朋友告诉刀,这次暴力事件持续了几个月,并引起了香港人的不满。泛公民内部人士正在酝酿不分青红皂白地开放“武术之战”,以便下次选举将“华丽转身”。

有传言称,11月,香港的许多高档酒店客房在过去几个月中已被预订满,而嗅觉敏锐的外国人则认为香港一定会有新变化。

所以这是年轻而无聊的生活。

没有胜利者的结局

香港已经混乱了五个月。蝴蝶翅膀所煽动的风暴似乎正在加深台湾民进党当局和民众的负担。他们还希望继续大火,让风暴继续向他们前进。收益可以最大化。

潘小莹一家人的公义和整个香港社会的利益已成为他们的薪水和柴火。

但是,这正是他们认为值得的。

蔡英文通过这次事件进一步加深了台湾与香港和内地的关系。她正计划绑架台湾人在岛上丧生。台湾人呢?

对于香港反对派的“模仿”,有些人煽动暴民鼓吹“奉献”,只是一种“言论”。那些大兄弟会愚蠢到香港沉没吗?那些年轻人真的能承受香港沉没的后果吗?

我们将拭目以待。

文字中的图片来自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