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竹农商行被曝9000万“借名贷款”背后:法院认定部分放款未做尽职调查

社会新闻 阅读(809)
?一项1000万元人民币的贷款诉讼,引发了多人“借贷”逾期纠纷,纠纷仍在继续。

最近,记者获得了四川1724年第81号(1718)的二审判决(第81号判决),法院认定,2013年12月30日,借款人张某峰购买了业务。该房子资金不足,向四川宝通金融担保有限公司拥有的四川大竹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竹农村商业银行”)辖下的诸阳支行借款1000万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通担保公司”)提供贷款担保。

这笔贷款最终过期了。大竹县人民法院判处张某峰偿还贷款875万元及大竹农村商业银行的有关利息。其中,担保公司已支付的定金125万元已扣除。

张某峰说,他是名义上的贷方,真正的付款人是周魔泉,他将继续上诉。对此,周墨全表示赞同,并表示大竹农商事先已意识到这一点。根据记者收到的报告,共有9人经历过与张某峰相同的经历。他们都向周的名义借款人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借了1000万元。

根据记者获得的信息,张某的1000万元贷款经法院确认,未进行尽职调查。此外,此案还涉及绵阳市的一家土地企业。

“贷款”变成巨额债务

关于借款的具体原因,根据记者的《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张某峰与四川竹陵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竹岭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合同。 2013年11月6日,自筹资金购买大竹县竹阳镇上尚城大厦商品住房资金,商品住房资金仍为1000万元。现在我们向公司申请担保贷款一千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朱陵房地产公司是关键人物。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张某峰不是这笔1000万元贷款的实际用户,实际用户叫周默权。

周某是朱陵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根据天学,周是大竹县朱竹实业有限公司和四川竹陵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全部三家公司与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发生纠纷。根据第81号判决,大竹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5日受理了朱陵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目前正在审理中。

那么,实际用户真的是周全权吗?根据记者的《张某凤申请抵押贷款1000万元调查报告》的资料,承诺者朱陵房地产有限公司由于迫切需要资金来购买绵阳土地而无法向银行申请贷款。被承诺人委托张某峰为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原大竹联沙竹阳信贷合作社)朱阳支行的委托人申请贷款1000万元。该笔贷款由宝通担保公司提供担保,朱陵房地产公司以绵阳市约9000万元的土地作反担保。贷款没有风险。即使有问题,承诺者也将承担全部责任。贷款后,担保人将向九阳支行支付利息和本金。承诺书上有朱陵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周一权的印章。签署日期为2013年12月25日。张某峰与大竹农村商业银行签订了为期5天的贷款合同。

实际上,很多人都与张某峰相似。根据第81号判决,张某峰对刘,潘,周和兵作出了16项民事判决,以证明该系列中的自然人是朱陵房地产公司的名义借款人,以及借款方式。汇款方式和付款方式与情况完全相同。

记者的报告显示,周某在大竹农村商业银行的最高借贷额为1000万元,其中有9人是周某,其中包括周某的许多员工和亲戚,共计9000万元。很多人说,当时,周墨全叫他帮这个姓头借1000万元。银行已经安排好了,只是带上了有关文件按时签收,不需要负责,但事后由大竹农村商业银行起诉。并承担着巨大的债务。

记者证实了上述9人和大川农村商业银行的贷款情况。截至本新闻稿发布时,另一方未回复。

法院发现银行没有进行尽职调查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一审判决中,周某的最高贷方被判承担债务后,张某峰和周某兵提起上诉,其他人则因经济等原因未提起上诉。

在张某锋和周墨兵上诉后,达州中级人民法院发现原判决的基本事实尚不清楚,该裁定被撤销(2016)四川1724年1806年初判决,并送回大竹县人民法院重审。该案于2018年1月5日提起诉讼后,大竹县法院于2019年6月作出判决,仍然判处张某峰偿还本金875万元及相关利息。

对此,张某峰表示不满,并将继续上诉。

根据第81号判决:“ 《商品房买卖合同》第422 条”受托人以本人的名义与委托人的授权国家/地区的第三方签订了合同,并且第三方知道合同的缔结时间。在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存在代理关系的情况下,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方,但是有明显证据表明合同仅对受托人和第三方的排除具有约束力,在这种情况下为张一峰显示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在签订贷款合同时了解张某峰与朱陵房地产公司之间的代理关系。因此,合同应约束张某峰和大竹农村商业银行。”

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将钱借给张某峰时,真的不知道张某的受托人身份吗?

此问题值得注意两个要点。首先,根据第81号判决,法院在法庭上,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已报价《承诺函》并支付了付款收据,以证明张墨峰购买了大竹县竹阳镇珠海西路,该路是由竹陵房地产公司。由于支付了购买价差,该市二楼的商品房在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借了款。根据记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说法,“经过现场调查,借款人向中介机构申请了1000万元的担保贷款,用于购买商品房。”

张某峰不承认证据的三个性别。张某峰说,他从未购买过商品房。张某峰的律师根据法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向大竹县房地产管理局查询了张某峰的名字。房屋登记记录信息的结果表明,上述商品房销售合同中没有商品房。

在这方面,大竹县人民法院的证明意见应当提供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的正本或正本。原告没有提供原始证据,也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该证据是经核实的副本或A副本,张某峰提供了反证,因此法院没有接受该证据。

第二,第81号判决显示,张某峰向法院申请收购《张某凤申请抵押担保借款1000万元调报告》。报告中所述的借款人资产信息和还款来源均不真实。旨在证明原告正在向名义借款人发放贷款。当时,没有对借款人张墨峰的借款资格,还款能力和借款目的进行实质审查。

在这方面,大竹农村商业银行认为,调查报告中没有基本的商品房销售合同投资证明,计算机学校投资20万元,重庆欧来食品公司投资200万元。

法院的核证意见是,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在调查报告中对借款人的家庭资产和委托人的债务作出了明确的结论性意见,但没有其他基本证据对此予以支持。一定的凤凰否认了裁决的内容,可以肯定的是,大竹农村商业银行在签订借款合同时并未对借款人进行尽职调查。

一位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银行应在贷款前进行尽职调查,并核实借款人的使用情况。如果是房屋贷款,银行应确认诸如购房之类的信息。

根据记者的第81条判决,担保人33,354名宝通担保公司为张某峰的1000万元贷款,将125万元存款存入存款账户,并提供质押担保。贷款逾期后,宝通担保公司向大竹农村商业银行收取了125万元保证金。

张某峰的姓氏只是一笔贷款,它说他没有还款能力。第81号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大竹农村商业银行未对其进行尽职调查。那么,宝通担保公司为什么要为张某的10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呢?

实际上,张的1000万元贷款,除了担保外,还具有反担保。 81号判决书显示,宝通担保公司与朱陵房地产公司以及张某峰签署的《律师调令》表明,朱陵房地产有限公司自愿在绵阳市永兴镇龙家村设置了一批国有土地使用权。四川省州市。编号:绵城国家使用(2004);设计用途:商业,住宅;面积:7626.45平方米],绵阳市高新区永兴镇永发路299号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使用合同号:-2013-第0155号;设计用途:商业,住宅; [面积:7502.22平方米]作为张某峰1000万元贷款担保的担保。

但是,上述土地使用权未办理抵押登记。在反担保合同签订后,该土地使用权为什么没有办理抵押登记?记者多次拨打宝通融担保公司相关电话,但均未接通。而大竹农商行在未做尽职调查、反担保物未办理抵押的情况下就放款,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记者就该案相关问题与大竹农商行方面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