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阅科技王良:数字阅读免费模式不会带来颠覆

社会新闻 阅读(940)
?

《证券时报》记者吴智

从关注度较低的子行业到巨头的“竞争场所”,近年来数字阅读产业的变化显而易见。作为中国数字阅读领域的主要企业,也是主要的独立数字阅读平台,该技术也经历了这一变化。

面对变化,如何处理技术?近日,《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Palm Read Technology的联合创始人王亮,王亮还担任《证券时报》“ 2019中国超级潜在知识产权奖”的评委。

良好的内容和服务

《证券时报》记者:Palm阅读已经在数字阅读领域工作了很长时间,目前的市场份额相对领先。公司如何保持领先地位?

王亮:最近有一些产品使用该模型来颠覆数字阅读行业。从短期来看,它们肯定会带来影响,但是短期影响不足以影响我们超过十年的积累,但可能是某些影响,只要我们进行适当的调整。

数字阅读行业的核心是平台内容的积累,其次是基于内容提供的核心服务,例如阅读场景,氛围和关系链。将来,我们可能会基于内容,进行一些阅读体验升级,产品形式创新等。核心是做好内容服务。

《证券时报》记者:直接购买作品的价值与作品的原始内容有何区别?

王亮:我们的内容基于我们自己的作品。我们原始内容的生产能力在业界处于领先地位。购买的内容是对我们的补充,但我们自己制作的内容将基于作者。平台属性的创建,可能更适合我们平台用户的工作。

外部采购的内容均为成品。验证后,我们不在乎它是如何产生的,但是我们自己生产的内容需要从源头上考虑。此外,我们必须培训一群能够通过我们的生产系统适应变化的作者。当行业未来发生变化时,我们既有内容又有能力适应变化。

《证券时报》记者:Palm阅读技术目前储备了大量高质量IP,在后续发展中,公司有什么计划?

王亮:我们的最初策略是出售IP。这个模型比较简单。对于我们来说,风险相对较小。如果可以出售,就可以出售。如果您无法出售,请先保留。但是不利的是,销售与我们无关,并且与我们的影视公司没有联系,因此IP的影响存在问题。因此,我们现在还成立了影视团队,主要职责是将我们真正高质量的内容与上游和下游联系起来。我们还将参与项目计划和生产,以便使许多项目更可控,我们可以将每个人的利益放在一起,并为我们将来的内容开发提供更多帮助。

《证券时报》记者:去年下游影视行业进入“寒冬”,现在市场上的IP价格高吗?

王亮:目前的价格比原价低很多。原价非常高。现在,一些主要的知识产权工作仍然很高,但肯定不如高峰时期高。大多数IP价格都是非常合理的。另外,现在更多的是“风险共享”模型,版权所有者不直接出售IP,而是走进该项目以共同完成该项目。

免费阅读不会带来颠覆

《证券时报》记者:数字阅读是免费的开始。近年来,用户越来越愿意付费。但是现在免费阅读有上升的趋势,这会对行业产生影响吗?

王亮:数字阅读产业不会完全进入自由时代。过去免费是因为付款等技术手段还不成熟,所有行业最终都应归还付款。我认为,在未来的数字阅读市场中,免费模式将成为支付模式的良好补充,其市场规模不小。但是,该行业生存的核心必须是优质内容支付,无论是为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创作者的创造生态,支付模式都是更好的。

《证券时报》记者:免费阅读带给用户的是从股市切入的“蛋糕”,还是行业的增长?

王亮:免费模式不会颠覆付费模式,但免费模式会扩大市场,有些不看付费内容的观众可能会被吸引。从这个角度来看,免费阅读模式是有价值的。

当前正在审查技术的大多数用户是付费用户。我们提倡免费阅读服务,可以减少老用户的流失并增加增量。但是,当我们免费阅读时,我们必须增加对付费内容的投资,并改善用户的阅读服务和阅读体验。由于内容是免费的,因此用户愿意接受广告。如果要让用户付费,则必须让用户感到服务质量得到了改善,否则用户可能会觉得没有价值,至少会失去一部分价值。

《证券时报》记者:我已经在免费阅读领域向竞争对手出售了一些版权,并且不担心挑战自己吗?

王亮:免费阅读是一种基于用户对在线小说内容的需求的交通产品。它是一个竞争对手,但并不完全是一个竞争对手。由于它在股市中具有竞争性,因此核心仍在增加。批量市场。凭借强大的内容连续生产能力和服务能力,我们能够连续生产出优质的内容,我对我们的服务能力充满信心。如果我对正在阅读的内容的生产能力没有信心,我们将不会出售。

让最好的作家得到最多

《证券时报》记者:许多平台都在为作品和作者展开竞争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如何在这方面投资技术?

王亮:所有平台的首席作者和作品都有相同的策略。该数字阅读平台在签署主要作者和购买主要内容上花费了大量资金,因为主要作者的作品产生了这种价值。所有行业都应该是这样,优秀的作家应该得到最多的钱。后者的优秀作家应该给他更多的访问量和机会,但是收入将是“八分之一原则”。

《证券时报》记者:网络文学市场对作者的评价标准是否公平?主要作者的收入等于产生的价值吗?

王亮:存在是合理的,以公正和不公正进行评估实际上违反了商法。首席网络作家有很多粉丝,他们是通过一个部积累的。没有绝对公平的评估标准。读者的选择是最好的答案,因此他们获得相应的商业价值是合理的。

但是该平台并未故意夸大作家的收入和价值。作家不是明星。他们应该专注于创造好的内容。同时,我们鼓励人们进行更多的创新,并鼓励每个人写下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创新的东西,作家本人必须成长。

《证券时报》记者:十多年前,在线文学领域的许多知名作家如今已“老面孔”。为什么近年来没有那么多优秀的网络作家?

王亮:首先,我认为近年来有很多优秀的作家和作品,但过去并没有如此集中。在线文学平台负有一定责任,因为这些年来该网络平台基本上已处于“消费”状态。在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情况下,该平台在过去几年一直在争夺主要作者。我希望作者能够迅速制作出吸引用户的内容,以使每个人都变得浮躁,以至于他们没有精力和耐心来制作优秀的作品。

因此,现在让创作者沉迷,更耐心,进行子类别创作并制作长期的精品内容。我们应该给新的和年轻的内容创作者更多的机会和空间。

积极应对变化

《证券时报》记者:数字阅读已经进入了股票竞争的市场。您如何看待未来三到五年的行业趋势?

王亮:我认为数字阅读的增量市场现在很小,基本上已经接近饱和。年增长率受到限制。现在,我们必须进行水平用户挖掘。以前的数字阅读平台挖掘了单用户的价值。他们做得还不够,他们只赚到了最简单和最少的钱,而用户价值挖掘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金矿”。

此外,无论是数字阅读行业还是大型娱乐行业,内容都是核心,因此在未来,我们将更多地关注内容沉没,例如内容差异化等,我们将把交通。用于内容的制作以及年轻作者的培养和成长。

《证券时报》记者:就付款习惯而言,当今的年轻用户与最初的用户群体有何区别?

王亮:我认为年轻用户的支付习惯比以前更好。他们更愿意支付。但是现在,我希望仅依靠内容,使“ 95”之后和“ 00之后”之后的付款更加困难,因为他对内容很挑剔。学位越来越高,他可能会觉得写作很好,但是他不愿意为纯文本付费。但是,如果他们可以提供新的游戏玩法或图像,他们可能愿意支付更多。年轻用户不仅为纯内容付费,还为服务付费。他们的综合要求比较高。

《证券时报》记者:一些中国在线作品现在在海外更受欢迎。海中棕榈树的布局是什么?

王亮:网络文学必须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我必须坚持这样做。我认为有些国内的头像作品被翻译成海外的文字,对海外市场有一定的影响,但这样的数量很难形成规模效益。它不像电影或游戏,并且很容易制作单个项目。内容是出海的尝试,但核心仍然是出海,基于内容IP的整个产业链的业务模型都出海了,然后更多的内容就是一部分出海,一部分内容本地化,这是最好的。

中国水利水电事业主要开拓者之一张光斗院士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