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唱响“春天的故事”

社会新闻 阅读(1260)

回顾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教育改革和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历史时期教育发展的关键领域,政策和资源倾向的关键领域是不同的。因此,计划经济时代的大国意志得到延伸,经济全球化时代人才结构的调整也有客观需要。历史悠久的河流永不停止流动,大小不一的教育机构,如水滴一样,有助于提升它们的起伏,创造出不同的故事。

大河流,教育“浪潮”

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5.5亿人口中有80%是文盲。 1950年,党和政府召开全国工人和农民会议,确定全国扫盲教育。通识教育已成为那个时代的主题。无论是农村扫盲班,夜班班,还是工厂开展的互助班,这是中国数千年来第一次实现全社会的集体“整治”。效果也非常显着。中国的文盲率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的80%下降到2000年的6.72%。

未来十年的动荡给科学和教育领域带来了灾难。 1977年9月,中国教育部召开全国高中招生会,决定恢复高考。同年冬天,当年有570万人参加了高考。在接下来的20年里,超过1000万名大学毕业生和近60万名研究生继续上班。改革的春风充满了高等教育的领域。

时间已经到了上个世纪的最后十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以及国际经济秩序与商业文明的初步融合,“海龟事业”和“学龟”目前尚无风景。重新就业和研究镀金已成为新的历史时期的热门职业需求。流行的高等教育显然无法提供这样的机会,而主要以出国,研究,职业培训甚至商业教育为基础的私立教育已经开始出现。

该政策也提供了这样的便利。 1993年,中央政府颁布了《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提出“改变政府办学模式,逐步建立以政府办学为主体,各界共同办学的制度”。随后,在10年内引入了五项鼓励私人教学的政策。这一时期的标志性产品是以新东方为代表的私立教育机构的发展和更美好的未来。

新东方成立于1993年,从海外留学中汲取了一股红利,专注于海外考试的英语培训,依靠强大的教师声誉和大规模的课堂教学模式。典型的模型效果已经扩展。在依靠英语出国留学考试获得第一桶金之后,新东方以出国留学英语培训为出发点,延长了4年级和6年级考试的计算机技能培训,出国留学,甚至职业教育轨道,只抓住当年的私立教育。优惠政策和市场空间已成为中国目前的教育巨头之一。

回顾中国40年的教育现代化,从具有鲜明计划经济特色的普通教育,到高等教育作为国家改革的意愿,到市场经济和官方政策的双重刺激下的私立教育,每个阶段的教育都在追逐时代,像新东方这样的明星公司也诞生了。

那么现在,哪个教育领域将成为下一波土地?

也许答案是职业教育。

职业教育的“春天故事”

事实上,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职业教育培养职业技术技能,或公务员和司法相关证书考试,已经变得相当大。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历史性时刻的到来,职业教育已经从“幕后”转变为“走出舞台”。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和发展,中国经济在高速起飞中逐渐放缓。除了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外部“黑天鹅”警告外,中国传统制造业面临巨大的出口压力,供给侧结构转型势在必行,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是创新和应用人才改革。内部人才供需不匹配导致就业压力激增。大量的本科研究生“就业和失业”,不能发挥自己的价值。 5月22日,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副总理胡春华是团队的负责人。这一举措充分表明,目前稳定的就业形势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在新形势下,政策制定者将不可避免地赋予职业教育更多的历史使命。

早在2014年,教育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六个部门联合发布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预测中国的非学位职业教育将在2020年诞生于万亿美元的市场。以此为计划,引入了一系列规范和促进职业教育发展的政策和文件。

职业教育的普及程度集中在2019年。2月,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正式启动“1 + X”证书制度(即学历证书+多项职业技能水平证书),积极推进职业教育的整合。生产和教育,培训基地。创造。在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人提到有必要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并且还要花费1000亿元用于提高1500多万人的员工技能和专业培训。

从政策的倡议来看,未来十年的职业教育不仅是一个飙升的“窗口”,也可能是一个新的“历史机遇”。

C不容易,职业教育的挑战

该政策定下了基调,并将职业教育置于C职位。但是,结合政策实践和当前的产业结构,职业教育受到关注,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政策是放一把双刃剑。毕竟,中国教育的主体仍然是一个公共机构。无论是1 + X证书制度还是生产和教育一体化,立足点都在各大应用大学。从过去的实践经验来看,“学校和冷兵”的现象很严重。在1 + X证书系统的领导下,企业的专业技能和大学学位授权,谁是主要的,谁是第二个,无论是合并还是“吞下”,都是模糊的在实践中暴露的区域。

其次,在职业教育轨道上,没有像新东方这样具有强大资源优势和话语权的真正的明星巨头企业。近年来,当资金寒冷且市场紧张时,投资者更倾向于在“特定”轨道上铺设,以及拥有成熟现金流的公司。在没有头星公司支持赛道的情况下,职业教育是一场“虚拟”火灾还是火灾,大多数球员都没有心,选择持有货币。

然而,尽管政策和资本双重压力,职业教育中的一些分割线路引人注目,传达了“明星巨头企业”的无穷想象。根据数十亿美元的智库《政策对教育行业各领域影响分析报告》,过去一年价值超过1亿元的大部分融资案例都集中在信息技术,金融和其他就业等教育领域。原因在于,随着制造业的相对萎缩,国家人才战略机构中高新技术产业和金融等现代服务业的比重不断上升。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和财务会计人才的潜在市场是巨大的,并且轨道上限是足够的。高,或者可以为未来十年构建核心人才矩阵,以及IT,金融专业教育的轨道,也有可能出现真正的明星巨头。

1.以金融和职业教育为例,戈登教育创造了“终身智慧和金融教育”生态学

去年11月,职业教育部门金盾教育的金融教育部门负责人从高淳资本和摩根士丹利获得了400万元的C轮融资,创下了金融教育的融资记录。

此外,金教育在1 + X证书和生产与学习的整合方面取得了很多成就。与大学携手拓展整合线下业务方案,并与中央财经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山东大学等200多家知名大学合作,实现ACCA定向课程,CFA实验班等。此外,金色教育在2018年的第二批协作生产学习项目中支持了82个项目,覆盖了67所大学。

在商业模式中,金教育提供高质量的教学和研究,教学和教学支持作为基础面板,辅助AI大数据技术实现金融学习场景,EP智能学习平台,Gbot智能答疑等教育技术产品先后推出,在提高教学效率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根据连接企业,大学和个人的ToB& ToC业务的整合,戈登教育有望成为金融职业教育的“樱桃”。

以IT职业教育为例,三门课程重新定义了“新职业教育”

今年5月21日,三班宣布完成B轮融资1.3亿元。创始人之后,宣辉认为,这三门课程不仅是针对网民的网络大学,也是针对“新职业教育”的教育机构。具体定义是在生产力发展和新生产关系变化的基础上培养新的职业类人才。这轮融资是为了“新职业”。带头接受教育。

在课程类别扩展中,三门课程针对“新职业教育”固有的人才需求,从传统互联网产品,互联网运营,数字营销和新媒体四大类,内部测试业务分析和数据两大新课程类别科学,拓展到新技术人才领域,最终赋予新的职业人才。职业发展。

以IT职业教育为例,丹麦教育的多维扩展战略

与代表“新职业教育”发展方向的三个班级不同,丹麦教育是IT职业培训的老手。 2014年,12年前成立的Dane Education成功在美国上市。

在行业中,丹麦教育一直采用O2 O教学模式,同时在全国各地教学,教学质量统一,规范化,大规模教学实现;同时,通过“按照自己的能力教育学生,培养不同层次的学生”,实现个性化的教育补充。此外,由于IT行业的快速发展,丹麦教育擅长引入旧的,并提出新的课程类别,以迎合行业。一方面,从教育的年龄层面,丹麦教育从传统的成人IT培训扩展到儿童编程领域,启动儿童程同美儿童编程教育品牌;另一方面,以成人IT培训为中心,拓展到网络营销,销售等各类职业教育领域。

无论是戈登教育的“终身智慧金融教育”生态,还是三班“新职业教育”的愿景,以及丹麦教育的“多维拓展”战略,都充分证明职业教育仍然存在。一片值得特别书的空白领域。未来,职业教育会受到政策和资本的鼓励吗?写下更多故事?

农林牧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