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公交司机孙崎峰 安全行车40万公里

社会新闻 阅读(1616)

孙崎峰正在进行公交车辆二级维护保养验收。 路,明白其中的痛苦、快乐与不甘,我希望我们最后都能跑到终点。”孙崎峰说这是军营生活带给他的品质。

今年“八一”,孙崎峰在国家大剧院接受了全国模范退役军人表彰。接过奖章和证书的那一刻,孙崎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是他2002年从部队离开后,时隔17年后的第一个军礼。

“自豪和怀念”,他红着眼睛,想到了离开军营的那一天,“卸军衔的时候哭得哇哇的,没了军衔以后想敬军礼太难了。”孙崎峰说,这是没当过兵的人不能体会的。

孙崎峰2000年进入天津空军部队,成了一名指挥连的新兵。他介绍,指挥连属于技术兵种,考验的是专业素质,“专业不过硬,说别的都没用。”孙崎峰和另外3名新兵被分到标图班,画航线、抄报……4个月以后,他成为第一个“专业单飞”的人,这意味着,他可以开始正式投入工作,守护渤海湾。

“如果现在让我回去,我还回去。”在新兵连7个半馒头也吃不饱的日子、特别烫嘴的粥、系不上的武装带、从不让一个人掉队的训练……说起这些军营的回忆,孙崎峰的眼中还是透出光。

开公交车应该了解乘客的状态

“开这个车我能控制什么?”这是孙崎峰常常问自己的问题。

“开始我觉得我能控制刹车、油门、方向盘,后来觉得技术只是基础,应该关注人,了解乘客是什么状态、什么年龄,需要什么样的速度,为全车人负责。”

随着工作进入第11年,孙崎峰开始意识到,公交车司机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心态,“心态控制不好,就容易发生意外。”孙崎峰认为公交车司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安全驾驶,把乘客安全送到”。

从柴油、液化天然气、电动车,孙崎峰也经历并正经历着技术和时代给自身行业带来的挑战。因为没开过电动车,他常常会感到着急,“人家都有实物,我这全是理论。”

“亏欠最多就是家人”

孙崎峰的妻子是一名售票员。在公交系统,这样的“双职工”夫妻常自嘲“看不见活的”。孙奇峰是白班,妻子是晚班,孙崎峰一般会等到妻子11点多到家再睡觉,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早起,他常常无法陪伴妻子很久。

“我亏欠最多就是家人。”这些年孙崎峰没休年假,年假的时间都拿去进行大赛训练,儿子已经14岁了,却还没带孩子出去玩过。

“他小时候会要求我陪他玩儿,我没时间,现在我总想跟孩子玩,但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世界。”错过了孩子成长的那几年,是孙崎峰最大的遗憾。

已经众多荣誉加身的孙崎峰,还有什么理想?“就是安安全全从方向盘上退下来。”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