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陈方安生何以“不安生”?

社会新闻 阅读(744)


评论:为什么陈芳的生活“不安”?

2552835899.jpg

新华社“新华观点”微博

新华社北京八月二十日问:为什么陈方生“不安”?

新华社记者

在“四人帮”中,陈芳安生是一个“特殊角色”。她曾经是英国香港政府的政务司司长。干涉香港事务是西方反华势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其对香港和国家的销售不断曝光,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陈方安生是使香港感到不安的重要罪魁祸首。

很长一段时间,陈方安出生在采矿营地获取利润,是一个政治“投机者”“变色龙”。香港回归祖国后,陈方安生获委任为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他发誓要表达他对“基本法”的忠诚,支持“一国两制”。他一直说他爱香港。不过,由于行政长官的一厢情愿不成功,他和董建华先生处于有利地位,并没有与行政长官合作。陈方安一退休,就公开反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在担任立法会议席后,他率领反对派出演各种丑陋的香港和香港戏剧。 “改变面子”比翻书更快,令人惊叹!

陈芳个性的分裂和虚伪也出现在他自称的“香港良心”中,但他的口袋里还有一支笔“政治黑金”。与此同时,她“教导”其他人“干净准时”,与此同时,她所寻求的是别有用心的动机。一些香港媒体披露,2013年至2014年,陈方生三次从李志英那里获得350万港元的“政治捐款”,从事各种“反中国乱”活动。这种人有一群人,没有底线可以赋予政治家权力。哪里有一点政治道德和人类良知?

凭借他的性格观,陈方安在政治上雄心勃勃,不愿孤独,所以毫不奇怪,他是一只鹰派,是外国势力的“反中国乱”。有一段时间,只要香港社会出现任何动荡,她就会向美国和英国抱怨“外国大人”。在2014年香港的非法“占领”期间,她接触了美国高级官员。今年,她利用香港的修正案重复故事,歪曲事实,大肆宣传,抨击香港的法治,粉碎“一国两制”,乞求“外国大师”干预香港香港事务。她跑到海洋的另一边,会见了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几位高级官员和政客。她还公开宣称“美国有充分权利质疑香港的人权和'一国两制'。”她可能忘记了她在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向外国媒体说过“没有回报,香港难以生存.最好的贡献是实施'一国两制'。”比较之前和之后,多么具有讽刺意味。陈芳安生主动向西方的反华势力发送一个拥抱,充当典当。他是自尊,不羞愧,自豪,没有民族诚信和个人尊严。

在最近的事件中,陈芳安被“民主监护人道家”的虚伪所掩盖,公然歪曲事实,建立舆论,不断点燃。她利用前高级政府官员鼓励现任公务员参与罢工示威活动,试图运作特区政府,削弱行政长官的权力。面对公众对非法暴力的不满,她炮制了“年轻人别无选择”的谬论。分子暴行得到捍卫和美化;她没有深入参与这个世界的年轻人潜入世界,他们和其他几个混乱的脑袋一起藏在酒店里,与“外国人”一起开展了一项秘密生意.陈芳的言行,没有什么比风中飘扬,香港动荡不断升级。为了满足官方食品结束时无法实现的政治野心,她毫不犹豫地牺牲了700多万香港市民的稳定。难怪香港舆论批评其声称“香港良心”,但事实是“出于良心”。

世界上暴露了大量的事实,陈芳的邪恶行为是无可争议的。这种野心和阴谋试图填补破坏香港前途和人民福祉的自私利益,这是最令人失望的败类。今天在中国香港,这些凶手的怨恨和对国家的背叛是如此猖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