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科里亚尔的沉思者”(经典流芳)

社会新闻 阅读(1381)
?

《〈堂吉诃德〉沉思录》于1914年出版。

个人资料图片

Jose Ortega-Gasset是20世纪西班牙哲学和思想的巨人之一。从他的第一部作品诞生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他的思想和着作得到了广泛的阅读,传播和研究,并对当代西班牙哲学,文学,政治,教育等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

“以纯洁的心和诚意写下新的西班牙语篇章”

奥尔特加于1883年出生在马德里的一个报社家庭。他在政治和文化氛围中长大。聪明的奥尔特加获得了博士学位。毕业于马德里大学,21岁,后来在德国学习了几年。她接触到了德国哲学并深受其影响。 27岁时,她成为马德里中央大学的形而上学教授。

1914年,奥尔特加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堂吉诃德〉沉思录》。 100多年来,学术界一直对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感兴趣。奥尔特加在西班牙概述并构建了自己关于哲学,美学,文学和国情的观点。人们相信,在这些话语中,“他尚未完全形成的年轻哲学家意识形态的最初灵感在他未来的哲学思想中具有突破性和关键性的作用。”

关于《堂吉诃德》,奥尔特加更关注作者塞万提斯及其作品所体现的精神。他认为,塞万提斯倡导民族独特的敏锐性,并选择正确的视角来理解真实事物的复杂矛盾。 “如果我们能够清楚地理解塞万提斯的模式并知道他如何触动事物,我们就可以得到一切。因为它是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引领塞万提斯的精神巅峰,因为在他的诗歌风格中,有一种哲学,道德,科学和政治思想.因此,如果我们有勇气和才能,我们就应该以纯真诚挚的心去写一篇新的西班牙篇章。“

受西方理性主义传统,新康德主义,现象学和其他哲学趋势的影响,奥尔特加主张通过“欧洲化”来使西班牙现代化。他认为,塞万提斯的精神是推动西班牙突破封闭和相互联系的欧洲文化的桥梁。

从《〈堂吉诃德〉沉思录》开始,奥尔特加入了西班牙文化和政治领域的文学领袖。除了足球,食物和绘画之外,他的沉思形象已成为现代西班牙的另一种文化象征,展现了西班牙文化的深层面貌。由于他的首演《〈堂吉诃德〉沉思录》的写作是在美丽而神秘的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完成的,人们也喜欢称他为“埃斯科里亚尔的沉思”。

“我和环境”和“生活理性”

奥尔特加是一位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文主义者。他似乎更多地关注社会和知识世界中思想的传播和接受,而不是成为一个严谨的学术哲学家。他积极参与政治和文化生活,推动了西班牙的现代化进程。他还是西班牙政治教育联盟的创始人,创立了《太阳报》和着名的文学期刊《西方杂志》,评论新的文学思想和趋势,促进西班牙与其他欧洲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

奥尔特加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撰写了关于哲学,政治,文学和社会的不同方面的文章。除《〈堂吉诃德〉沉思录》和《我们时代的主题》《大学的使命》《艺术的去人性化》外,中国读者对这些工作很熟悉。

奥尔特加有一句名言:“我是我和我之间的环境。”他认为生活不是孤立的,而是由个人及其环境组成。 “我和环境”是奥尔特加基本命题“生命理性”的雏形。

随着对现实的密切关注和个人经验的丰富,奥尔特加逐渐意识到当时一些西方思想的局限性。如果他希望在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通过“欧洲化”接受西班牙拯救经济衰退,他意识到纯粹的理性可能无法独立和根本地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所以我该怎么做?

奥尔特加选择了“走向糟粕,汲取其本质”的融合态度。结合个人经验和社会文化背景,他形成了一种与纯粹理性不同的生命哲学哲学,具有现象学特征。在《我们时代的主题》等几部作品中,他表达了从多个不同角度探索事物本身的哲学观点,塑造了人类生活和理性的完整性,建立了个体与环境的统一。他的思维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了西方哲学的片面趋势,是现代西方哲学的重要补充。

文学与哲学的交集

奥尔特加也是一位优秀的散文家。诗歌的优雅情感诗意风格构成了他哲学写作的独特特征。

拿起一个段落是个好主意:“生活是挥之不去的,不是伟大的事物,狂喜或野心,而是冬天炉子旁边温暖舒适的时刻,杯中葡萄酒的快乐.”富有表现力措辞深沉,充满情感,他的话经常让读者忘记哲学上的困难,沉浸在巴洛克文学文学的美丽中。

与逻辑和推理科学论证方法不同,他的写作结合了文学的生动感性和哲学的逻辑合理性。奥尔特加放弃使用教科书式的科学语言,选择了“更自然,动人,更个性化的措辞”,具有一定的沟通目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想要在兄弟般的思想中唤醒类似的想法”,“呼吁在我们国家的问题上进行广泛的,意识形态的合作”。

他表达了适当的地方和民族文化背景,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在引入现代西方哲学思想时与自己的文化相冲突的异质性,西方哲学思想得到了西班牙知识界的认可,并且非常有利于读者对作品的传播和接受。

作为20世纪西班牙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奥尔特加的哲学思想一直在不断研究和提及。他的思想和文学风格对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让这篇文章以《〈堂吉诃德〉沉思录》中的一个段落结束,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这个“Eskoriar的禅修者”对这个世界的深切关注:

“黎明的黎明照亮了蔚蓝的天空。睡梦中的小鸟喉咙发出轻微的声音。我离开了流水,来到一个绝对安静的区域。我的心几乎跳出来,就像演员一样他走到舞台上告诉他的最后一句话。呵呵.啪.在心脏经常受到影响的情况下,一种像地球一样的情感浸透了我的灵魂。在天空中,一颗星星闪烁着同样的节奏它就像一颗恒星的心脏。就像我的心,我对这个奇妙的世界充满了奇妙和温柔。“

《人民日报》(2019年8月18日,07版)

曹坤)